Midnight train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半生爱人

第三视角,一发完结,勿上升。


BGM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希望每晚星亮入梦时 有人来代替我 吻你


00


我只能爱你这一小个半生。


01


“冷死了。”王俊凯脱下手套,嘴里哈出白茫茫的雾气。“每次一降温就冻成傻逼。”


坐在电脑前的王源岿然不动,冷静精准地甩了句简洁的评价。


“不冻的时候你也是傻逼。”


王俊凯懒得同这人多说,走到桌前掀起锅盖。


“王源你皮痒了是不,又吃剩一堆苦瓜给我?”


他不满地拿汤勺在汤料里拨了拨,又道:“我和千玺都不爱吃,你又不是不知道。”


皱了皱脸,浅浅的猫纹显现出来。


“就爱和我们对着干。”


“王俊凯。”王源像是忍无可忍一样,转过身来看着围着围巾的男人。“你清醒点好不好?我说过很多次,千玺他已经不在了。”


客厅里一片寂静,只听到冷风从细小的缝隙里呼呼灌进来的声音。


过了许久,王俊凯才转过头,看着电脑桌前的好友。


他弯着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笑得从容自若。


“千玺说了嘛,他会回来的啊。”


王源咬了咬牙,回过身继续写自己的东西。


低声的嘟囔散在空气里,随着尘埃飘向窗外。


“你他妈就在幻想里活一辈子好了。”


街上寒风凛冽,路灯透过繁茂的枝叶投下昏黄的光晕。


02


王俊凯的母亲把自家儿子的终身大事交付给王源,并表示有你我很放心。


听起来还挺容易让人误会,实际上只不过是王俊凯的每一场相亲,王源都要作为监督者陪同前去。


凭什么呢?


凭他俩是相知相交多年的好友,凭王俊凯他娘亲每周都会给王源带一大袋的零食。


前者也就罢了,后者的魅力王源真的无法抗拒。


这次过来的女人长相清秀,涂着灿烂的玫红指甲,笑容甜美,不做作,很大方,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很不一样。


王源在一旁嗑着瓜子看着,觉得她和王俊凯可谓十分般配,而且王俊凯也没像前几次那样立刻甩袖而去,看来应该有希望。


……有个屁的希望,王源在王俊凯说出“我爱人叫易烊千玺,有空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时彻底崩溃了。


这人还有救吗?火化来得及吗?


等女人袅袅婷婷地走出餐厅后,王源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一拳打在王俊凯脸上。


他着实是恼火,杏眼里都不见了寻常的笑意。


“就你这傻逼样,要千玺能看到,准保嫌弃死你。”


王俊凯两颗虎牙白白尖尖,漂亮的桃花眼里波光流转。


他说,行啊,那你快点叫千玺过来。


我等着他的嫌弃。


王源瞪了面容俊美的损友三秒,从牙齿缝里恨恨地挤出一个字。


靠。


03


王源总觉得易烊千玺当初就不该寄希望于自己的,他每天对着这样偏执而顽固的王俊凯,压根就使不出半点招数来。


空有满脑袋冰雪聪明派不上用场,反倒被气得接近精神错乱。


刚这么想着,回到公寓里他就看见从百货商场回来的王俊凯,抱着件崭新的羽绒服坐在沙发上,听见他进了门就抬起头。


“诶,你觉得千玺会喜欢这个花纹吗?”


王源内心只有一句话,日了狗了。


千玺喜不喜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现在想把王俊凯打成肉饼大卸八块,扔到楼下去。


“千玺最喜欢红色了。”王俊凯笑得可灿烂。“而且你看,这上面还有个轻松熊呢。”


青年的桃花眼弯得可天真,一如许多年前告诉他“我没骗你千玺真的喜欢Hello Kitty”时一样。


王源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到底是没能压下心里那股邪火。


“王俊凯,你他妈找揍啊?”


04


两个人再次熟门熟路地扭打成一团,只是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恶趣味玩闹,都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道和狠劲。


分开的时候双双鼻青脸肿,互相看着真是两个猪头。


王源点了根烟,在升腾的白雾里一字一句道,王俊凯,你能不能振作起来,别让千玺失望。


他的声音清清冷冷,像是坚硬的冰锥,倏然扎进王俊凯的心里,开出一道鲜红的破口。


温热的液体汩汩流出,带走躯体的温度。


等王源蹲下身去医药箱里找药油的时候,他听见王俊凯低低的声音。


“你觉得如果我把千玺忘了,他就会开心了吗?”


王源猛地站起身,脑袋供血不足,一阵发晕。


说起来王俊凯疯归疯,欠揍归欠揍,倒也不是全然没有本事。


这不是特能么,他掐灭了烟,扯了扯嘴角,指尖传来灼热的痛感。


把人一起拖进无边的深渊里,这是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走后最擅长的本领。


偏偏对方还不知收敛,抬起桃花眼又问了一遍。


“你觉得他会开心吗,王源?”


王源对着废纸篓猛踹一脚,无数的纸团和烟头倾泻而出,洒落在明亮干净的地板上,切割光影轮廓,显露尖锐棱角。


05


深夜里王源裹着棉被在论坛上开帖询问,怎么样把一个爱人过世了的好友从阴影里拉出来?


一开始还有正儿八经的回复,后来楼越来越歪,到后面居然有人说不要逼你朋友,说不定他爱人的灵魂会回来。


王源硬生生被气乐了,一脚踹在电脑主机上,蓝屏。


不知道何时站到身后的王俊凯幽幽问道,千玺的灵魂,真的会回来吗?


王源沉默十秒,举起摆在一旁的水果刀递给王俊凯。


“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大哥,我真的受不了了。”


他在半认真地开玩笑,而王俊凯始终没有表情。甚至有好一会王源都要以为,对方真的会拿起那把刀,毫不留情地捅进他的胸膛里。


然而王俊凯并没有。


他只是用那双清澈得过分的桃花眼看了王源很久,最后转过了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低沉的叹息回荡在寒冷的空气里,玻璃上的水雾厚重而朦胧。


06


王俊凯终于变得正常了。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每天按时上下班,不再时刻提起千玺,也不再神经兮兮地买这买那,说要等千玺回来送给对方。


可实际上,王源只要一凑过去看一眼对方的手机界面,就会看见一堆关于灵魂的杂七杂八的怪谈,还有各种不靠谱的建议和留言。


他想,由得你吧。


恢复正常就好了,再有多的,老子管不了了。


07


这天王源下班回家,见到黑暗中摇曳的烛光,铺在桌上的红布,装着酒的玻璃杯,精致的菜肴,一时之间以为进错门。


他当然没有自作多情到觉得王俊凯是为了自己才准备这些的地步,只是越是明了真相,他就越是脑袋发疼。


前几天王俊凯又看到一条帖子,说也许你爱人是嫌你不够有诚意,你得准备一些好一点的东西,吸引他出现。


——妈的智障。


王源冲完凉就自顾自回了卧室,留着王俊凯一个人在客厅里守着为易烊千玺准备的浪漫的烛光晚餐。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几乎以为外面会传来什么怪异的动静,然而从始至终都并没有,只看到窗外的树枝投在帘帐上的阴影。


直到天光将亮,王源终于坐了起来,把汗湿的掌心覆上眼睛,发出一声仓促的笑。


他差点都要被王俊凯搞得相信了。


相信易烊千玺还没走,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相信只要王俊凯足够虔诚,千玺就会从另一个世界里回来。


但是怎么可能呢。


而他又怎么会,出现那么剧烈的动摇了呢。


08


王源费了很大劲才把在桌子旁睡得跟头猪一样的王俊凯摇醒。


对方一脸茫然的模样让他在内心暗自叹了口气,口中没好气道:“醒醒诶大爷!昨晚招到魂没啊?”


王俊凯依旧保持着那个懵逼的表情,过了好一会才问:“……招魂?”


“哎哟怎么着,您还失忆了是吧?”王源心里的同情瞬间烟消云散,拎起公文包走到门口换鞋。“你就可劲儿装吧,啊,老子上班去了。”


他急着出门,没有回头,否则要是看到此时王俊凯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吓一大跳。


那是一种悲哀到极致的,伤心到极致的,下一秒似乎就要嚎啕大哭出来的,惶然而绝望的神情。


09


王源发现王俊凯在经历上次招魂失败的打击后又开始变得正常了,并且不再搜索任何关于灵魂一类的文章和资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事情发展有点诡异,过于安分的王俊凯让他觉得似乎比从前更加不正常。


不止安分,王俊凯还变得日益冷静,理性,以往那种动不动就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的笑容灿烂的样子,再也没出现过了。


其实这才正是普通人在爱人过世后会有的反应,可是由于王俊凯此前的表现太过清奇,王源反而非常不适应这人改头换面后的模样。


在王俊凯主动提出要去相亲时,王源的惊愕可谓达到了顶峰。


10


作为一个被对方的母亲多次嘱咐拜托说务必要解决王俊凯的终身大事的人,王源应该是觉得很高兴的。


尤其王俊凯在这次相亲的表现格外优异,温文尔雅,从容不迫,把那个一脸腼腆的清秀女生照顾得无微不至。


女生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显而易见地说明这事基本是成了。


绅士地将女生送到车站后,王源和王俊凯坐进出租车里,一路上压抑的沉默使得出租车司机都有点受不了,忍不住开口打破僵局。


“哎呀,你们两兄弟长得可真帅哈,要是去当明星,肯定很多人追啦。”


王源没有接话,倒是王俊凯微微一笑,弯着桃花眼道:“您这话就错了,我们俩就算不当明星,也有很多人追。”


 “……”


果然不管王俊凯怎么变,这厚脸皮始终都不会变,王源看着车窗外流动浮沉的灯海想。


要是千玺还在,又会报以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奔波了一整天,已经很累了。睡着后感觉有人好像把衣服盖到了他身上,迷糊中还在想,王俊凯大概真的是吃错药了。


不然怎么会对他这么体贴。


11


王俊凯基本上算是完全恢复了。


变回了没有他遇到易烊千玺之前的那种样子。


王源过去可是巴不得王俊凯早点恢复,这样他就不会有负千玺的嘱托。可是现在看见王俊凯整天拿着手机和上次那个女生发信息加视频聊天,他却又莫名其妙地觉得有点不舒服。


他替易烊千玺松了口气。


但是又替千玺感到微弱的不甘心。


看着王俊凯和女生讲话时的温柔神情,王源几乎要怀疑前些天王俊凯那副伤心到疯颠的模样是装出来的。


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就放下了,还放得这般干脆潇洒,决绝利落。


留着纠结犹豫的他独自活得像一个愚蠢的傻子。


12


王源到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罐啤酒,坐在木凳上,习惯性地点了根烟。


耳边响起易烊千玺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对他说的那句悄悄话。


如果手术失败,请你让王俊凯忘掉我。


王源抿了抿唇,闭上眼睛。


现在看来,王俊凯的确已经忘掉千玺了。


——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想到之前王俊凯和千玺两个人笑闹成一团的模样,他就觉得眼眶发酸,甚至连心脏都揪紧了。


他宁愿重新回到过去,毫无防备地被那俩人秀一脸,也不想像现在这样,看着王俊凯一点点把易烊千玺从自己的生命清出去。


倏尔又觉得,他大概是睡眠不足,才会这么胡思乱想。


最大的当事人王俊凯都已经走出来了,他为什么还会被困在回忆中苦苦纠结,滞足不前呢。


“王源儿,你会答应我的吧?”


他把整瓶酒都灌了下去,抬手抹了把脸,掌心的水汽打湿了颤抖的睫毛。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冰凉的液体在胃里汹涌翻搅,喉间泛起苦涩的气息。


“从此,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影子被昏暗的灯光拖拽拉长,王源猛地捏紧了手中的易拉罐。


再也不会有人那样梨涡浅浅地笑着望着他,再也不会有人用标准的京腔喊他“王源儿”,再也不会有人护着他帮他怼王俊凯。


派大星还在,可是没了海绵宝宝,又要怎么做永远的朋友。


因为这滑稽的比喻,他毫无形象地坐在长椅上笑出了声。


笑得眼眶发热,笑得嗓音沙哑。


笑到最后,整个人都在发抖。


13


婚礼举行的前一个晚上,王俊凯忽然问王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灵魂的存在吗?


王源被吓得一个激灵,一边想王俊凯该不会是旧病复发,一边却又怪异地有种“果然还是放不下千玺吧”的欣慰感。


我是不太信的吧,但是就算真的存在,我也不会害怕,王源这么回答道。


其实作为无神论者的他,压根就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只是他怕要是答得太过耿直,王俊凯会想不开。


王俊凯盯着王源看了几秒钟,接着微微一笑道,明天我就要跟她结婚了。


王源敷衍地应道,嗯嗯,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是违心得不能再违心。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许久之前千玺一脸骄傲地跟他炫耀手上的情侣对戒的样子。


而王俊凯很有可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么想着,他淡然地抬起头,望向对方。


青年面上笑容未变,桃花眼里却闪过几分模糊的哀伤。


由于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王源无法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叹了口气后,把语气放软了一些。


“恭喜你,王俊凯。”


恭喜你放下了过去,恭喜你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最终归宿。


恭喜你终于忘掉了易烊千玺,即使曾经周围所有人都以为你们会是一辈子的灵魂伴侣。


——但你们还是彼此抛弃了。


——就像那个人临终前所希望的那样。


14


沉默维持了很久很久,久到王源都要以为王俊凯是灵魂出窍的时候,他听见了对方温柔而又哀伤的声音。


“谢谢你……王源儿。”


王源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不可置信地对上王俊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不对,你,你是…...”


这段日子以来积存在心中的诸多疑问,似乎一下子就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只是尚未能够确切的成型,还在以猜想的形式,动摇不定地呈现在他混乱的大脑里。


对方依旧只是那样带着温柔的微笑看着他,神情不变。


“我叫他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没做完,不想就那么走了。他连想都没想,一下子就答应了。噗,王源儿你看,王俊凯他,果然是个傻子吧。”


王源多想说,你他妈不也是个傻子,这一个月的时间多么宝贵,却全部被你用来为对方铺下美满的后路。


他觉得自己眼泪都快要飙出来了,面前的人却还是笑得云淡风轻,一派从容,嘴角甚至还捎了几分得意和俏皮。


正是他一贯知道的,易烊千玺最本真的模样。


15


“等到婚礼顺利举办完……我就会离开。”


“王源儿你别哭……我只是,不放心他一个人。”


“总觉得应该要让他有个好的归宿……我才能毫无留恋地放手。”


16


他哭了吗?


王源抬起手摸了摸,脸上果然一片湿润冰凉。对面那人伸出手来,揉了揉他柔软的短发。


在这熟悉的动作里,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发堵,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提出要去相亲的那个人……是你。”


平日里王源的嗓音清亮通透,此时却沙哑得变了调,每一个音节都是颤抖的,再不能讲出连贯的句子。


“给我盖上衣服的……也是你。”


“我就说嘛,王俊凯怎么可能对我那么好……”


“你这个傻子……千玺你这个傻子……”


他视线模糊,思维混乱,把许多没有意义的话语颠来倒去讲了一遍又一遍,而对方也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耐烦,只是微微笑着,看起来很幸福。


可是在那样圆满的幸福里,又绽出几丝细小的裂痕。


从那裂痕之中,喜悦一点一点流出,悲伤一点一点流出,到最后好像什么都没剩下了,又好像还留着那么一点。


一点长久的清醒,一点清醒的麻木,一点麻木的疼痛,一点疼痛的释然。


一点释然的幸福。


17


婚礼举行的那天,作为伴郎出席的王源紧紧地抱住了笑容温和的新郎,眼泪汹涌而出。


不知情的嘉宾都窃窃私语地议论着,说王源是不是喜欢王俊凯,才会哭得这么伤心。


只有王源和新郎两个人知道,这止不住的眼泪是因为什么。


——今日一见,即是永别。


过了今天,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再也没有易烊千玺这个人了。


躯体不见,灵魂也消失。唯一还存留的,便只有那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18


神父站在神坛前,庄严又沉静地朗诵着证婚誓言。


“王俊凯,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生,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她保持贞洁吗?你会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做吗?”


19


新郎微微弯了弯清澈的桃花眼,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的嗓音温柔好听,他的神情笃定从容。


正如十几年前在流转的日光和树影下,那两个指尖颤抖地为对方戴上对戒的少年。


20


“是的。”


晨曦透进空荡宽敞的卧室里,微风吹开平摊在书桌上的笔记本,露出一行端正隽永的小字。


此生我爱一人,不知去时,不问归期,不许前程。


跨越一小个半生,他的允诺依旧赤诚。


“我愿意。”


END

热度(2842)

© Midnight t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