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night train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一别两宽

•娱乐圈AU 非HE 勿上升

•双视角 全文8500+ 一发完结


BGM


Part A


易烊千玺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把闹钟按掉的时候,指针指向数字五。


天气冷的时候,起床就更需要勇气。


他合上眼睛,又眯了五分钟左右,才磨磨蹭蹭地坐起,穿好外套和袜子。


床边那双毛绒绒的Hello Kitty拖鞋是之前王俊凯给买的,脚一伸进去,热量就升起来。



他习惯性地走到书桌旁拿起手机,又是无数条新信息。


一条一条地翻着,大多都是经纪人安排的行程和娱乐记者约的采访。在一堆公式化的信息中略显突兀的一条,是他最信任的小助理发来的。


确切地说,是转发来的。


原始发件人,王俊凯。


信息内容就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还是分了吧。



易烊千玺握着手机,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交流都不再是直接的,而是分别都发到最信任的那个助理的手机上或者邮箱里,而后他们兢兢业业诚诚恳恳的助理再转发过来,不删不减,也不会加上自己的看法。


这成了一道程序,一道莫名其妙不知何时形成却成了定式的程序。


他觉得有点好笑,究竟是他跟王俊凯在谈恋爱,还是他的助理跟王俊凯的助理在谈恋爱?



对于王俊凯这条短信,易烊千玺没有特别意外。


相反还有一种相当滑稽的,讽刺性的,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像是“终于说出来了”这样的,比起惊诧无措,不如说是早有预料,所以觉得理所当然的轻松。



他想到了小时候的冬天里,四处可见的冰面。


看起来结实又坚固,光滑的像一面镜子,弯下身去还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倒影。


可是其实那些密布的细碎的从表面看不出来的裂痕,从始至终都存在着。


只要踩上去的力度再大一点,它们就会显现出来,纹路像涟漪一样由中心向四周扩散,而后站在中心的人便落入冰凉刺骨的湖水里。



他觉得冷,却不是毫无防备的冷。


牙齿都被冻得发颤了,上下撞击的声音以高频率传来,可表情还是麻木的。


他早就知道,所以不会慌张。


但是不慌张跟不难过,却是两码事。



易烊千玺下了楼,坐到专车上,接过小助理递来的高营养低热量的水果色拉,拿起叉子专心致志地吃起来。


助理一直在旁边犹豫着像是要说什么,嘴唇张合了几次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天色原本就尚未完全亮起,从贴着半透明膜纸的车窗外望出去就更暗了。



易烊千玺把空了的盒子盖上,递回去给助理。


他说,你别安慰我,也别责怪他。


助理轻轻地“啊”了一声,而后点了点头。


他闭上眼睛。



他到目前为止还撑得住,不需要安慰。


他没觉得错全在王俊凯,也不想去怪对方。


眼皮开始发烫,接着是整张脸孔。


像是被隐形的火苗烧灼着一样,闭着眼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易烊千玺接过的那么多偶像剧里,女主角无数次对他说出那种烂俗到极致却又正好对上了观众的胃口的台词。


“你根本不喜欢我”,“你一点都不爱我”,类似这样的。


如果他能说出来,大概也会好一点。



可是在无数个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空无一人的大房子里的夜晚,除了早点冲完凉上床睡觉之外,他已经没空去质问。


只是偶尔才会很恍惚地,在快要入睡之前对着空气里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个幻影说道。


你好像也没有那么喜欢我。



这种话他也绝不可能对着大众和全心全意地支持着他的粉丝讲,说你们都想错了,王俊凯根本没有那么喜欢易烊千玺。


也不可能突然大半夜的突然发神经一样拨电话给王俊凯,矫情地倾诉着隐藏许久的心里话。



他们早就不是大学生了,某种意义上从他们双双踏进娱乐圈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成为了倍受追捧的当红明星。


像以前一样为了自己的小情绪去打扰对方的休息,实在是太幼稚,也太不合情理。


但他还是经常梦见大学时期,王俊凯在上铺弹着吉他,他在下铺看着舞蹈视频。


熄灯之后,对方就会摸黑爬下梯子,搂住他,肆无忌惮地占尽便宜,最后弯着漂亮的桃花眼,温柔地在他的眉间痣上落下一个晚安吻。



那些励志的话语总是说,做人就要内心强大一点,要向前看,大踏步地向前走。


他想他也许没那么强大。


才总是想回头。



下车之前易烊千玺按惯例戴好墨镜和口罩,随后就在粉丝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欢呼声里微微笑着,迈着大步走进公司里。


有这么多人都这么喜欢他。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他最喜欢的最在乎的那个人,已经不再喜欢他了。



尽管情绪不算很好,易烊千玺还是敬业地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状态,完成了主题海报的拍摄。


补妆的间隙里,造型师笑着说,上次给你和王俊凯拍的双人海报,很多同事都拿去打印了呢。


易烊千玺礼貌地回以一个微笑,冷静地给想发作的助理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除了他和王俊凯以及两个小助理,没有人知道他们分手的消息。


那就先维持着原来那种恩恩爱爱的假象吧。


他知道这样不好,只是他暂时不想太过清醒。



在寒冷的天气里,待在某间屋子里或者某辆车里久了,离开的时候身上还有二十秒到三十秒的余温,然后才会一点点消退,接着人们才会感觉到有多冷。那是一种舒适的暂时性错觉。


他现在贪恋这种错觉。



下一个行程是一个大型娱乐综艺节目的访谈,易烊千玺在休息室里端着咖啡翻着台本,差不多看完的时候有人敲了门,他抬起头,正好与走进来的王俊凯对视。


台本上写着的神秘嘉宾是谁,他提前这么多就知道了。


对方看了他一眼,象征性地点点头,就走到里间去换衣服了。



工作人员对于他们公私分明的态度早已习惯,也没人看出异样。


易烊千玺把剩下的咖啡一口气灌了下去,温热的苦涩在舌尖漾开,再顺着食道落到胃里,带来足以使他的手不至于发抖的那么厉害的热量。


他可以扮演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的绅士,可以驾驭笑容灿烂外向活泼的阳光少年的角色,可以轻松自如地在不同的镜头前随意切换风格,这会却无缘无故地,连假装若无其事都觉得太困难。



知道是录制而不是直播的时候他莫名地松了口气,从容地走到位置上坐下,与几位女主持愉悦地交谈起来,时不时把她们逗得笑出声来。


王俊凯也已经换好服装,在台下背着自己的台本,一眼也没有看向他这里。


易烊千玺的嗓音渐渐就小了下去,最后只是微笑着倾听着主持人们的调侃和称赞。



等到第二场开始录制的时候,王俊凯一作为神秘嘉宾站上台,台下的粉丝就立刻疯狂地叫喊起来,后期压根就不用再去配那些为了防止冷场而制作的人工尖叫。


易烊千玺得体地回答了对方提出来的每个问题,偶尔看向台下的时候能看见一部分粉丝举着拼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的灯牌,笑眯眯地挥舞着。



等全场的录制都结束后,他几乎是冲了下台,奔到了卫生间里,剧烈地呕吐起来。


冲完水站起来走向洗手台,胃里尖锐的疼痛不消反增,而镜子里脸色苍白妆容惨淡的他狼狈的几乎只能用滑稽一词来形容。


他掬起一捧冰凉的水往脸上泼,那些从眼眶里渗出的滚烫液体也就混在了满脸的水珠里,裹成一团,沿着脸颊向下滑。



回家之后易烊千玺打开电视,边吃着碗里的拉面边看着屏幕上言谈举止还算自如的自己,忍不住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到底他还是对得起这些年来拿的一个又一个演技奖的,倒也不至于太过失态。


他想,王俊凯究竟会不会觉得,哪怕只是一点点的难过呢?


无论如何,至少从表面上,他完全没看出来对方对于分手这件事有半点的惋惜或悔恨。



洗完碗他去房间的抽屉里找出那几本相册,一页页地翻着,翻到最后一本的尾页,上面有着王俊凯龙飞凤舞的英文字迹。


Karry and Jackson.


旁边的那张合照是有一次去游乐园时在摩天轮里照的,照片上两个人都傻乎乎地笑着,梨涡微露虎牙尖尖,很青涩却又很甜蜜。


不知道从哪里滑落的液体晕开了纸张上的字迹,英文单词的字母也变得模糊起来。



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画面就会被定格在相机里。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就大抵是被困在了那些定格的画面里。


其他人都是流动的,持续前行的,唯有他一个人被固定在最初的位置上,手脚蜷缩,动弹不得。



手机震动起来,他点开助理发来的邮件,是一个新闻链接。


新闻配图里,王俊凯弯着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亲密地搂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星,笑得自然又开心。


大片的血色在眼前蔓延开来,窗外的街道上残阳正温柔地向大地倾洒着余晖,光却已经照不到他这里。



后来的忙碌里,最开始分手那几天时有的那种心酸又悲哀的感觉,好像渐渐就淡了下去,没有那么明显。


易烊千玺也学会微笑着像和普通朋友打招呼一样对走着同一条过道的王俊凯点点头,学会在别人同情的眼光里配合地垂下眼表示自己不愿过多谈论与那人相关的话题,学会用着全新的防备和警戒心理对待每一个接近他的人。


而那些人也很快对这令人震惊的感情发展失去了兴趣,除非是节目上主持人为了不带恶意地调侃而偶尔提起的话,王俊凯这个名字不再会和易烊千玺挂钩。


他也只在偶尔地打开某些许久不用的钱包一类的事物,看见夹在里面的王俊凯的照片或者两人的合照时,才会模模糊糊地回想起,两个人曾经亲密无间的那些时光。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不是完全忘却,却又并不特别清楚地记得,很多细节都已经想不起,眼前却又有时会浮现出一些格外清晰的画面,在安静的空气中随着起伏的尘埃缓慢地流动着,最后定格在两个人灿烂的甜蜜的笑容里。


而后他就在回忆突如其来的袭击里,颤抖着闭上了眼睛。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会那么想。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大众眼中如此般配又如此恩爱的两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呢。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能放弃。



偶尔也会冒出一个有点可怕有点可笑有点无理取闹却又真实确切的念头。


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相信爱情了。


他只信了这一次,毫无保留地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了出去。


所以才输得,如此彻底。


END



Part B


王俊凯起床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想搂过睡在身旁的人来个早安吻,结果手臂都伸出去了,却只捞到满手的空气。


然后他才会在一种近乎于暴躁的情绪里皱起眉头,想起自己和易烊千玺早就分居了,并且也已经分手了。


真要理由,他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易烊千玺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段感情也没有什么会让他操心的地方。


可是或许就是,实在是太轻松了。


这种平淡如水日复一日毫无起伏没有顾虑的感情生活,让他觉得有些无趣。


无趣久了,便成了厌倦。


他也明白自己这样有些卑鄙,有些不知足,可是他实在是无法强撑出一副高兴的面孔继续过下去。



这段被双方父母所接受,大众媒体所默许,粉丝群体所羡慕,半点的阻力和波折都没有的感情,他开始怀疑它的真实性,以及它的实际类别。


这算是爱情吗,还是只是多年兄弟而铸成的坚固无隙的超乎常人的友情,还是连这两种都不是,只是在反复的宣传和潜意识的默认里所培养出来的一种习惯?


这样的恋爱,不是他想要的。


顺从的从来不会无理取闹的恋人,纷纷笑着献上祝福的友人和嘉宾,还有已经忽略了他们这种爱情的特殊性习以为常地拍摄照片撰写新闻的记者。


看起来很完美,可太过完美,反而让人都有些难以置信起来。



想的时候王俊凯是觉得自己已经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可是当编辑好那条准备让助理转发给易烊千玺的分手短信时,不知道为什么,却又无端地犹豫了起来。


他做事向来都是随心所欲,一是他性格天生如此,二是他也的确优秀,有着可以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资本。


往往都在别人还在慎重地反复思考的时候,王俊凯就已经雷厉风行地做了决定,并把自己的想法变为了现实。



可是这会拿着手机,他却反反复复地把短信存进草稿箱里,又调出来,又存进去,如此重复数次,就是没有按下发送键。


他为这样奇异地优柔寡断的自己而感到可耻,最后眉头一皱,干脆利落地把短信发了出去。


都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形成的想法了,内心却不知为何隐隐约约地生出了某种类似于不安的感觉,由着心房向外蔓延扩散到血液和肢体里,最后在暖气十足的房间里,他的手脚都冰凉了。



所有跟易烊千玺扯上关系的事,总会变得这么奇怪,总会打破他所有的原本确切而坚定的原则和想法,走到一条脱离他的控制的道路上去。


王俊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却又实在是觉得不喜欢。


他是那种凡事都有明确的计划,并且会把事物发展的轨道都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的人。可易烊千玺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超出了这个范围,像一排整齐的板书里突然变得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符。


年轻的时候他觉得好玩,觉得新奇,觉得这几个字符也颇有可爱之处。可越到后来,那种新颖感渐渐失去了魔力,他慢慢产生了一种倦怠感,后来这倦怠演化为烦躁,再升级为厌恶,到最后那几个字符的吸引力全盘消散,只让他觉得不齿又滑稽。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分手吧,何必死死纠缠着一个他已经不再爱着的人呢?



王俊凯下了床走进浴室里洗漱,抬头看着镜子的时候不知怎么恍惚就觉得在玻璃上朦胧的雾气看见了青年微微笑着的英气的面孔,不由得烦躁地骂了句脏话,把漱口杯里的水全部泼了出去。


清晰的镜面里果然就只映出了他一个人,方才的幻觉消失得干干净净。


可在这散得无影无踪的错觉里,他却又模糊地生出了另一种错觉,似乎有什么人在靠近他心口的位置拿走了一块东西,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可是他却清楚地知道,那东西再也不在那里了。


世界上多了个无法解释的空白,而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填补这个空白。



坐上专车的时候小助理诚惶诚恐地给他递食物递水,表情看起来是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


王俊凯眯了眯桃花眼,明确地下了指令。


一,不准再提到易烊千玺。


二,不准再提到任何跟易烊千玺有关的人和事。



王俊凯觉得这是一种很明智的与前任划清界限的方法,果然助理应了声之后就不敢再问,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却没有出声。


车里的气氛很压抑,即使司机已经很识时务地开了调节气氛的柔和的纯音乐也是如此。



王俊凯那种暴躁的烦乱的情绪像是有着传染力,平常一路上都会说笑的几个人都没有露出过笑容。


他闭上眼睛靠在后座上,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


梦里他看见了大学时期的易烊千玺,形象比起现在自然是差了不少,头发毛躁,一副笨重的黑框,还有由于不自信而总是习惯性地微微驼起的背。


他不记得或者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梦里,只是伸出手去揉了揉对方软软的短发,笑着问道“在干嘛呢”。


易烊千玺安静地坐在那里练着字,教室里人声鼎沸的,却好像丝毫影响不到他。


得不到回应的王俊凯正要再次开口,对方就转过了头,静静地看着他。



王俊凯很奇怪自己为什么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甚至就连五官的轮廓也都略微模糊。


他只是凭借本能地回望,与易烊千玺对视了好一会后才听见对方低沉的,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嗓音。


“小凯,你喜欢我吗?”


他一边笑着说“这不是废话吗”一边伸出手想要把对方搂过来抱一抱,可是伸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触碰到,于是心里就模模糊糊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又过了一阵,明明坐在他旁边,却像是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的易烊千玺突然像是太阳出来之后的雾气一样缓缓地消散了。


王俊凯大吃一惊,想要去抓住对方,却根本就来不及。


他凑过去看那张纸,却也奇异地很难看清楚,费了相当大的力气后才能勉强地看见几个字。


你不是真的喜欢我。



王俊凯立刻就像是被什么定在那里一样,动弹不得,看着那几个字渐渐地在眼前放大,跳动,接着渐渐失去颜色,变得透明。


在助理着急的喊叫声里,他满身大汗地从这个噩梦中醒来,背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助理担心的神情显而易见,只连声说着“你要是太累的话,我们可以先推掉今天这个节目的”。


王俊凯摆摆手,接过对方递来的矿泉水灌了大半瓶下去,这才觉得剧烈跳动的心脏在渐渐回归正常,可那种没有缘由的不安感却还是在不断蔓延滋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想。


他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留恋和舍不得,可是却又如此频繁地陷入糟糕的怪异的状态里。



下了车后王俊凯在助理稍显啰嗦的嘱咐声里走向休息室,对对方说了句“别管我了”就要推开门,看起来助理还有什么想说,却又因为他这句话只能唯唯诺诺地应了而后离开了。


等推开门后看清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看着台本的人是谁之后,王俊凯才明白一路上助理那么惊慌失措是因为什么。


他淡漠地点点头,易烊千玺也礼貌地向他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王俊凯走到里间去换衣服的时候,心里那种烦躁的感觉又升起来了。


虽然说先说分手的是他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可以提出质疑或异议,可是易烊千玺那种若无其事一如往常的平静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火大。


搞不好对方早就厌倦了,只不过是出于一贯的温和与宽容才没有说什么,而他主动提出的分手正好顺了易烊千玺的意,也就不用再苦恼着要怎么结束关系而不会伤到他的心。



对方那种不动声色的温柔而善解人意的性格,王俊凯再了解不过了,以前也觉得喜欢得不得了,可是现在却觉得这种性格实在是太差劲了。


这种怜悯似的大方和慈悲,并不比直接的同情更让他觉得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无法集中精力的缘故,他就连换一套衣服都折腾了半天,一会发现裤子前后穿反了,一会发现他脱下了自己打底的背心,一会发现鞋子又误穿成昨天穿过的那对了,整个过程大概只能用狼狈不堪来形容。


他越是这样手忙脚乱,就越是对刚刚看到的妆容精致笑容自然的易烊千玺产生了痛恨感。


凭什么就他一个人被这段已经结束的感情弄得心烦意乱,而对方却能够那么若无其事?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易烊千玺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爱过他,是不是这一切到头来不过就会对方陪着他过家家一样出演的一场戏。


他现在虽然厌倦了,可起码他是真正地喜欢过易烊千玺。


在过去的很多个时刻里,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肯定着。


可易烊千玺对他,也许压根连爱过这回事都没有,自然厌倦一说也无从谈起。



走到台前背台本的时候,台上的易烊千玺正跟几个女主持聊得热火朝天。


王俊凯握了握拳,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了起来。


他无法克制那种愤怒得咬牙切齿的感觉,生怕多看一眼就要忍不住冲上台去把那几个女人轮番给揍一顿。


可是他却又确切地感到困惑了,他究竟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跟嫉妒别无分差的情绪?


明明他已经不喜欢易烊千玺了不是吗,明明都已经分手了。



为了冷静下来,王俊凯不断对自己强调着这个事实,可显然这不仅没有起到丝毫镇定的作用,反而让他在愤怒之余又多感受到了几分无力和痛苦。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再也没有资格像以前一样,在对方和其他人嬉笑玩闹的时候霸道地将对方搂到怀里宣示主权,也再也没有资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命令易烊千玺只准看着他一个人。



就在这种恍惚的状态里,王俊凯作为神秘嘉宾上了场,按照背得滚瓜烂熟的台本对易烊千玺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而对方都相当流畅地给出了得体的回答,台下的粉丝们自然是尖叫不断哄笑不断,现场的气氛相当热闹。


问到后来,王俊凯莫名地生出了一种错觉,就好像他和易烊千玺还没有分手,一切都和从前一样,默契和恩爱不变,正如粉丝口中的“天生一对”。


他不经意地在别的主持人提问的间隙里看向台下,看见了好一些粉丝举着的写着他和易烊千玺的名字的红蓝相间的灯牌,两人的名字间还有个小爱心,看起来可爱又温馨。


正是那一瞬间,有尖锐的疼痛像一颗埋在他胸膛里的隐形炸弹一样突然爆裂开来。


一片血肉模糊里,王俊凯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片,空剩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行尸走肉一般地机械地做着不需要由意识来操控的事情。



他已经不爱易烊千玺了,这是他自己单方面认为的,尚未得到确切的验证的,并且在犹疑中似乎动摇地越来越剧烈的主观判断。


易烊千玺已经不爱他了,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过的,一点不愿意去面对的,却又不得不接受,哪怕接受后会痛得肝胆俱裂的客观事实。



在还没分手之前,王俊凯就已经想到过很多次,假如自己不再爱易烊千玺了,对方会怎么样。是会伤心地努力地想挽回呢,还是潇洒地决绝的放手呢。


考虑了那么多种情况,他却连一次都没有想过,假如易烊千玺不再爱他了,他会怎么样。


他想他大概真的是被易烊千玺惯坏了,被对方那种无条件的顺从和包容给惯坏了。



就像一个小孩,被暖洋洋的太阳照了很久,久到他已经厌倦了这种温暖并且试图走到树荫底下的时候,太阳却先他一步下山了,他就只能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被突如其来地涌过来的寒意包围,冻得浑身发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后的余晖消失在黑暗的地平线处。


他以为他自己已经厌倦了,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却又在猝不及防的刺骨的寒意里被凝固了血液和躯体,瑟瑟发抖,却又无法离开。



经纪人让他跟另外一位当红女星炒作绯闻的时候,王俊凯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搂着对方走在街上的时候,他甚至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什么,却还是故意离得很近,做出一副亲密的神态,假装不小心被记者偷拍到了,然后就如经纪人所愿,制造出了这起影响力和关注度都颇为可观的绯闻事件。


接下来经纪人要他有意无意地在节目上提起这位女星,王俊凯也照做了。



他已经失去了防范力和判断力,像一个没有生命力的机器人,只能麻木地按照别人给出的指示做出相应的行为,而后便得到了他压根没有兴趣得到的夸奖和赞赏。


只有在工作休息的间隙里,那些刻意压制住的悲哀和不甘才会像海浪一样汹涌而来,毫不留情地淹没他。


他以为自己对易烊千玺已经彻底厌倦了,可原来根本就不是那样。


易烊千玺是他的全世界,是他最重要的最在乎的人,是他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硬生生地把这部分切开了分离了出去,于是他的世界轰然崩塌了。


一片废墟里,除了那么几片残破不堪的记忆的碎片,其他什么都没剩下。



在毫无止境的梦魇和幻觉里,一向不知道后悔为何物的王俊凯终于觉得难受起来,终于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感到懊恼和沮丧。


终于希望时光能够倒流,让他能重新再来一次,好好地和易烊千玺在一起。


可惜已经太迟了。



白天里他是情场得意风流潇洒的当红巨星,到了晚上却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偶尔睡着了,也只会做噩梦。


梦里他站在马路的一端,易烊千玺则站在道路的另一端,像许多年以来的那样,默然而不动声色地望着他。



倾盆大雨里,王俊凯竭尽全力地喊出对方的名字,却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回应。


只见到对方苍白的模糊的面孔,和在滂沱的雨水中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的背影。


一别两宽,再无交集。


END

热度(1947)
  1. 栗枝Midnight train 转载了此文字
    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2. 土豆烧牛肉Midnight train 转载了此文字

© Midnight t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