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night train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倒春寒

总目录


短打。


我闭眼低头,假作你在喊我。 



王俊凯裹着长款羽绒服,忍耐那些厚重又多余的妆粉直往他脸上扑。他很想站起来伸个懒腰或者往一旁躲,成年的属性抹灭了他发自内心的渴望。他垂下眼,睫毛在空气里颤动,雪光透过窗映进来,他想起有好久没和易烊千玺去吃红油抄手,虽然夏天快要来了,吃那玩意会出一身汗。


导演很耐心地讲戏,俊凯你动作戏都拍得挺到位的,就是感情戏,欠着火候。对方满眼都是期待,仿佛指望一个刚跨过十八岁的坎的男孩子能懂得这世上全部的爱恨情仇似的。


他该怎么说呢,上一个和他接触的女性角色还是电脑创造出来的,虚拟的,他碰不到,也看不见,他只要假装是在和易烊千玺互动就可以了。


所以他犯了一个小失误。没有别的人抱女生时只抱一条腿的,他真傻,真的。他要变成祥林嫂了,为这点无伤大雅的过错肆意懊恼。也说不定他是为了别的东西在烦躁,虽然他也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热火在他脚底烧,他站在一口大锅里上不去了。


他在空闲的时间段里看遍了和易烊千玺相关的新闻采访还有个人cut。这傻小子总把整颗心往外掏,柔软的一颗,鲜活的一颗,拿出来,摆在那。傻小子不畏惧别人拿刀枪棍棒,傻小子千疮百孔又强大得可怕,像一个自带修复程序的人工智能。


他比谁都清楚傻小子有多坚强多厉害,可他还是心疼。


心疼也没用,他没在对方旁边,跟谁发火跟谁横去呢,充其量也只能在心里边给那些小人扎扎针罢了,然后登微博存一波易烊千玺的机场照,高清的精修的或是原图直出的,怎么样都好,那是新鲜的易烊千玺,会笑会动,举手投足都万众瞩目,光芒万丈。


只不在他身边。


女主演又跑过来和他聊天,挺好的一姑娘,性格蛮开朗,也不烦人,王俊凯捧着饭盒听她说话,回过神发现对方已经跳跃到下一个话题了。


他觉得对不起,但他改不了,全世界要找到一个人能让他不走神不打瞌睡听对方讲上二十四小时的,除了易烊千玺就没别人了。他也奇怪,是易烊千玺的声音太好听了吗?所有人一起发声,他能准确无误地从那嘈杂的合奏里找到易烊千玺,能听见对方,冷笑话也好,细小到几不可闻的吸气声也好,因为是易烊千玺,所以他听到了。


对方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生闷气,什么时候难受,他都知道。


他还知道易烊千玺臭美,给对方往秋裤上缝一堆时尚的装饰物,尽管他清楚自己直男审美,缝出来易烊千玺准保嫌弃,但每一针每一线他还是缝得很认真,像担心游子出门在外着凉感冒的老父亲。


易烊千玺果然是嫌弃,但那嫌弃跟对别人的不一样,这个该怎么形容呢,别人抱他他要举刀的,别人要他说我爱你他虽说了过不多一会他又要喊你别碰我的,他是温柔如春风,可这春风有界线,不能踩着,否则导火线就引爆。而王俊凯能轻易踏过那条界线,他得寸进尺,无所顾忌,易烊千玺仍然只是笑,红了耳朵抿了嘴唇,却并非躲避推拒。


如今他就是想得寸进尺都不行了,隔着块屏幕隔着千山万水。他还能任性点买张机票过去见易烊千玺吗?也不是不可以,见到了然后呢?


易烊千玺越来越忙了,他也是。长大除了能考驾照能开车,好像也没多少好处了。


他连带易烊千玺去兜风的机会都没有,助理在旁边唧唧喳喳,他几乎要抛弃他的佛性把人给扔下车去,为什么这么吵呢?你能不能像易烊千玺一样安静点,一开口讲的都是有用的话?


你不能,你当然不能,你不是易烊千玺,除了易烊千玺本人外,没有人能是他。


我很想见他。


这话王俊凯终究没说出来,他只是坐上专车,闭起眼睛。


易烊千玺又发了新视频,用温柔得滴水的嗓音,一遍遍叫那只美短猫队长。王俊凯戴着耳机反反复复地听,当作易烊千玺是在喊他。


春寒料峭逼人,车内和煦温暖,行程繁多纷杂,一切都让人昏昏欲睡。他下了车,化好妆换好衣服,和易烊千玺并肩站在台上,底下掌声汹涌如潮水。易烊千玺戴着和他同款的胸针,露着一小截细长的脚踝,不时绽出两个小梨涡,轻而易举地倾倒众生,这众生也包括他,站在易烊千玺旁边和对方说话的他。


他们距离过近,好像下一秒就要接吻。


粉丝举着红蓝两色的灯牌撕心裂肺地叫,这叫声让易烊千玺笑了,琥珀色瞳眸里盈盈春光,千树万树梨花开。王俊凯想帮对方整理一下略微凌乱的额发,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抬高胳膊,伸出手。


然后他醒来。


热度(2324)
  1. 土豆烧牛肉Midnight train 转载了此文字

© Midnight train | Powered by LOFTER